任正非用行動給山東濰坊一個大大的贊!
发布时间:2019-07-29 13:12:28 作者:本站 來源:本站 浏覽次數:

這幾天,華爲任正非親自簽發的一份通知引發了廣泛關注和討論。

在這份通知裏,華爲公布了8名頂尖學生的年薪方案。

這8名人員全部爲2019屆應屆畢業生,其年薪最低爲89.6萬元,最高爲201萬元!

不得不說,這些數字,刷新了我們對應屆畢業生年薪的認識。

華爲和任正非這一爭搶人才的做法,除了展示了華爲的用人標准和氣度外,也回怼了社會上的“讀書無用論”,給教育注入了強心劑:知識不一定能改變命運,但是一定能改變年薪!

除了上述意義,泰山教育智庫(微信公衆號:tsjyzk)研究員研究認爲:這一舉動,對于持續20年走教育綜合改革創新之路的濰坊,更是側面給出了一個大大的贊!甚至是對中國教育改革提供一個很好的導向。

八名頂尖人才,濰坊占了兩個!

爲什麽說華爲和任正非的舉動,等于給山東濰坊點贊了呢?

大家可能還不知道,在這8位應屆畢業生中,就有兩人是從山東濰坊走出去的學生!足足占了這個名額的四分之一!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PcJchiaqcjQJqMdhVl6hZgXE5MHpc79xSMmXD1Xb8yMRxfGeIrZzBqkkEP7PS8xK2VDdOYDCNwy8RstheOlmkZg/640?wx_fmt=png

泰山教育智庫(微信公衆號:tsjyzk)研究員了解到,在這份名單中,排在第三位的李屹,是濰坊一中高60級實驗班的畢業生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PcJchiaqcjQJqMdhVl6hZgXE5MHpc79xS19NRhkrQLicsIW8bqPt3FzfDYOHgBbXuH97UqC9pXHZGIPVFoQna2uQ/640?wx_fmt=jpeg

李屹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PcJchiaqcjQJqMdhVl6hZgXE5MHpc79xSsDjGvMhkqUexVUx8v718ccr9GnVmAaDUR296ml6iafdGaU1VP9htibeg/640?wx_fmt=png

李屹曾經就讀的濰坊一中

據了解,李屹初中畢業于濰坊新華中學,以優異成績升入濰坊一中。在當年高考中,他以706分的高分在山東省排名第三,進入北京大學。在北大數學學院完成碩博連讀的他,今年7月剛剛畢業,就被華爲集團以140.5-156.5萬人民幣的年薪收攬旗下。

另外,筆者通過北京大學的官網發現,李屹還通過了“北京大學2018-2019學年度博士研究生校長獎學金評審”的初評。

據了解,李屹的爸爸是一名基層政府工作人員,媽媽是濰坊中學的一位普通老師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PcJchiaqcjQJqMdhVl6hZgXE5MHpc79xSaYaURsAH0w6ttibOWRpypkRHEHUxbjZCKXo7m0JhbbSWmtLQW3wedMQ/640?wx_fmt=jpeg

李屹(右一)和同學合影

濰坊新華中學和濰坊一中的老師們都說,從小到大,李屹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優秀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興趣廣泛,全面發展,尤其喜愛計算機科學,曾獲得全國信息技術競賽一等獎。另外,他還樂于助人,很有親和力,同學在學習上有困難向他求助時,他總是認真解答。假期期間,他每天拿出好幾個小時在班級群裏給同學解答問題,老師、同學們都很喜歡他。

在這份名單中,排名在第七位的林晗,是臨朐實驗中學2009屆的畢業生。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PcJchiaqcjQJqMdhVl6hZgXE5MHpc79xSU1qVofzrjBb1iaNmESHkPsEh0ACxVVrJbxSsyoAZVf3kwGPd2g3uL0g/640?wx_fmt=jpeg

林晗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png/PcJchiaqcjQJqMdhVl6hZgXE5MHpc79xSrZZdvCeq2T0uiabs8wJMNp4oNMRSJGjY1pGJopqA6Ssh3HLiaPnuzMkA/640?wx_fmt=png

林晗曾就讀的臨朐實驗中學

林晗本碩博均在中國科大就讀。因爲正在從事一個項目,目前博士還沒有答辯。

不過,這並不影響他在畢業之前就已經被提前預定,並將以89.6-100.8萬人民幣的年薪,進入華爲工作。

在接受采訪時,林晗表示,對自己來說,終身都需要不斷學習與提高,只希望自己不忘初心,用心做事,不過分關注薪資收入。

90後的林晗,是臨朐縣東城街道朱壁店子村人。其父母是當地中小學的老師。林晗的初中,是在七賢中學讀的,2006年考入臨朐實驗中學。2009年高考,他以672分的高分進入中科大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學習。

沒畢業就被華爲以百萬年薪預定,這一消息傳出後,整個臨朐縣城都開始熱議,朋友圈裏,大家都在爲這個給家鄉爭光的小夥子點贊。

爲什麽是濰坊?背後又有怎樣的故事呢?

8名頂尖應屆畢業生,以自身實際打破了“讀書無用”的謬論。

而濰坊兩名學子位列其中,占到四分之一席位,並非偶然。

在中國的基礎教育領域,濰坊市一直以推進教育綜合改革而占據特殊位置,甚至被譽爲“中國基礎教育改革高地”,業內更有“中國教育看山東,山東教育看濰坊”之說。

濰坊市從2001年開始,就啓動了基礎教育的改革,其中包括中考改革、校長職級制改革、親子共成長家庭教育工程、教育人事制度改革等,經過20年的探索,其中很多探索都慢慢成爲了國家意志……

但是,20年改革曆程同樣充滿了艱辛。

2001年起,時任濰坊市教育局局長的李希貴啓動教育改革:推進課堂課程改革,提高課堂效率;規範辦學行爲,減輕學生課業負擔;推進中考改革,實行等級評價,改變分分必爭的局面……

當時,整個社會一片嘩然:這樣改,能行不?學生考不上大學怎麽辦?

面對輿論的嘩然和家長的不解,濰坊市啓動了親子共成長家庭教育工程,向家長傳遞科學的教育思想和人才觀。

在家庭教育工作的啓迪下,家長半信半疑地接受了改革,但是,心裏都沒有踏實!

幸運的是,改革啓動後的第一年,濰坊市的高考升學率不僅沒有降,反而躍居了全省第一。

很多人又開始說了:這是碰巧了,關鍵是,三年後,第一批中考改革的孩子,是否能夠考好呢?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從2001年開始,濰坊市高考上線人數不僅年年穩居山東首位,而且領先優勢逐年擴大,每年有3萬多名學生升入本科院校,每年都有3000多名學生進入211、985院校……至今已經遙遙領先19年。不僅如此,尖子生也是層出不窮,如2018年高考,在山東省17地市中,山東文科前100名,濰坊達到了29人,理科前100名,濰坊達到19人。

在喜人的高考成績面前,濰坊的家長們對教育表現出了高度認可,在連續多年的山東省社情民意調查中,濰坊教育的群衆滿意度一直保持全省第一。

但是,這期間,外界卻有了不同聲音:很多不了解濰坊教育的外地教育工作者認爲,濰坊教育的高升學率是明著搞素質教育,暗地裏加班加點搞應試的結果。

這時候,教育部基礎教育課程中心及山東省的多次學生課業負擔調查,打了這些質疑的臉:濰坊市的學生課業負擔一直山東省最輕。濰坊成爲了全國“輕負擔、高質量、高滿意度”的教育模型。

這個疑慮消除了,另外的質疑又起來了:山東的孩子都是死讀書、讀死書的孩子,將來,一定都是高分低能。

從2010年之後,濰坊的畢業生在各大高校中開始嶄露頭腳,有的走上創業之路,並被總理接見,有的從事了社會公益,受到多國元首的贊許,有的進入了國家萬人計劃、千人計劃,有的在國際和國內大賽中頻頻獲獎……

在這種情況下,社會開始對濰坊的教育改革有了真正的認識。于是,全國各地的教育主管部門紛紛到濰坊取經,學習濰坊教育改革經驗。國家教育行政學院也把教育局長培訓班搬到了濰坊。源于濰坊的校長職級制、家庭教育、考試制度改革、教育督導等若幹內容,也成爲了教育部的紅頭文件。

20年教育改革創新曆程,濰坊教育人甘苦自知。唯有今天的成果,可以慰藉曾經和當下若幹人的教育芳華。

衆所周知,華爲的用人考核曆來嚴謹,這次8名學生的選拔,也必然是從全國若幹的優秀畢業生中産生的,其中的競爭利器除了能力和品行,別無其他。濰坊學子能夠從中占得兩席,實屬不易。

但是,正是這個不易,再次證明了濰坊教育改革的價值!

窺一斑而知全豹,事件背後的價值在哪?

任正非的一紙年薪通知,牽出了我們對濰坊教育綜合改革的若幹思考。

但是,這些思考背後,究竟留給我們怎樣的價值?又給中國教育帶來哪些方向性的啓發呢?

啓示一:有好老師才會有好教育。

我們看到,兩位高材生有一個共同點:都是出身于教師家庭。

這看似偶然,實則必然。濰坊市特別重視教師隊伍建設,從2005年前後,就啓動了教育人事制度改革,全面促進教師專業成長,改革教師職稱評聘體系,讓教師找到職業成就感和幸福感。正是有了每一名教師的成長和優秀教師團隊的打造,濰坊教育質量才有了根本的保障。

這些優秀的教師,不僅在成就著濰坊萬千家庭的孩子,也使得自己的孩子從中受益。

這一案例也印證了任正非的觀點:中國的希望在教育,教育的希望在老師。

啓示二:有好家庭才會有好孩子。

李屹母親工作的濰坊中學,是一所在家庭教育方面很有特色的學校,正如李屹母親所說:學校推進的家庭教育工作,雖說是讓我們去引領和影響家長,其實最先受益的就是我們這些老師了,因爲我們是最先和最深接觸家長課程的,這無形中給我們的家庭帶來了收獲,使我們能夠以平常心對待孩子的教育。

事實上,濰坊市從2002年就啓動了親子共成長家庭教育工程,把家庭教育工作作爲重要工作推進,2005年起在全國率先推行了《牽手兩代》家長課程,至今已經持續推進15年,2016年建成了全國第一個家長在線移動學校。一系列工作,使得家長成爲了學校教育的同盟軍。

正如濰坊市教育局局長徐友禮所說:家庭教育是濰坊一切教育改革與發展的基石與秘密武器。

這一案例,也恰恰印證了朱永新、俞敏洪、任正非、馬雲及若幹專家學者的觀點:教育始于家庭;教育也改變未來。

啓示三:有好初心,才會有好未來。

像李屹、林晗一樣,每年,濰坊都有3萬優秀高中畢業生走出濰坊的校園,走進各國各地的本科院校,並以持續不斷的發展後勁,在各自的領域裏創造著奇迹。

爲什麽經曆了20年風雨的濰坊教育改革,今天能夠取得如此的成就呢?

我想,這還是應該回到教育者的初心上。

回顧濰坊教育改革曆程,我們會發現:濰坊教育改革的措施在不斷發生變化,改革也從淺層逐漸進入深水區,政策也在不斷變化。但是,這20年中,唯一不變的,就是教育改革的初心。而且三任濰坊市教育局長,不管是李希貴,還是接任的張國華,以及現任局長徐友禮,20年來都有著同樣的堅持:緊緊圍繞“培養什麽樣的人、怎樣培養人、爲誰培養人”這個根本問題,著眼于中國社會未來發展的需求辦教育。

比如,濰坊市學生綜合素質評價制度的建立,將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、個性發展和主動發展作爲目標,使人才選拔更科學,既“見分”又“見人”;

比如,主動擔當起家庭教育的責任,讓家校攜手共同育人;

再比如,每個縣市區都建立未來教育體驗中心,從未來社會發展需求的角度,培養我們今天的孩子;

……

濰坊的每一位教育工作者,也都把對孩子的未來發展作爲今天教育的起始點,也正是因爲這些不變的初心,才成就了濰坊一中、臨朐實驗中學、濰坊新華中學、濰坊日向友好學校、諸城一中、濰坊廣文中學等一批優秀的學校,才繪就了今天斑斓多彩的濰坊素質教育大畫面,也才能爲今天的華爲等民族企業,輸送出最優秀的人才生力軍。

敢談錢的教育,更有意義!

這一次,任正非和他的華爲,用實際行動給了濰坊一個大大的贊!

同時,也給了濰坊教育更大的信心和期待。

就像談到濰坊的高考,我們不惟高考,但又超越高考。

從更深層次的意義上講,華爲的這一舉動,也爲中國教育未來的發展,樹立了一個標杆,引領了一個方向!

祝福華爲,祝福濰坊,祝福中國教育!

作者:山东省泰山教育创新研究院研究员  知己  小刀